關於部落格
健康養生
  • 926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請問做處女膜修補會不會傳染性病,手術痛苦嗎?術后需要休息多長時間?

提問: 請問做處女膜修補會不會傳染性病,手術痛苦嗎?術后需要休息多長時間? 問題補充: 陰道緊縮術疼嗎?離棗莊最近的醫院在哪? 医师解答: “處女膜”修補熱背后  我是一位剛從國外歸來一年的整形美容外科醫師。一年來,我陸續接待了不少要求修補處女膜的年輕女性,我想對此談談自己的看法。  從醫學的觀點看,處女膜對于人類健康并無多大的功用,它只不過是一塊中間有橢圓形孔的軟組織,由于其相對來說比較脆弱,因此在日常生活中,即使沒有婚前性行為的女性,因運動、外傷等原因引起處女膜破裂的也大有人在。由于處女膜的解剖位置特殊,其血液供應不良,加之陰道內經常有細菌存在,因此,一般情況 下,已破裂的處女膜自行愈合的機會較少。  在我所見的患者中,不管是什么原因引起的處女膜破裂,修復的原因大都是希望未來的婚姻、感情生活不受此影響。雖然,作為專業整形美容外科醫生,我有豐富的經驗和充分的把握能將處女膜修補術做得很好,但我還是對這些女性進行勸說 :都快到21世紀了,難道我們要永遠背著這塊“貞潔牌坊”嗎?當然,在傳統觀 念下,我的勸說是無力的,多數人最終仍為取悅于男性而選擇了手術。  我在國外從事整形美容外科工作多年,我所到國家的性整形美容外科并沒有處女膜整形一項,那里的年輕人更看重生活實實在在的和諧美滿,因此,那些國家的性整形美容外科內容包括恥骨聯合部的整形、陰唇成形、陰道縮窄、陰蒂成形等。  我想說的是,隨著經濟的飛躍發展,中國人的觀念也應發生變化,一個國家的文明進程應該是全方位的。一個老舊的話題  從進化論的角度上看,處女膜似乎是一種多余的器官,它在一定意義上是性生活的障礙,極少數處女膜封閉乃至處女膜過厚的女子必須進行處女膜切開術,才能獲得正常的性生活。用進廢退是大自然造物的準則,比如人類的胸腺,它的免疫功能被全身的淋巴細胞代替之后,從幼年起就開始萎縮。既然這樣,處女膜的存在之 因又在哪里呢?優勝劣汰之“關”  在遠古年代,人類的婚姻形式是自由開放的,性結合的隨意性很大,在這種情形下,處女膜的存在首先防止了老弱病殘等體質衰弱者和性功能低下的男性對女性的侵襲,從而減少和防止了不太強壯后代的誕生,具有選擇強者,淘汰劣者的進化意義。從醫學上講,性功能的強健與否和體能、體質間存在一定的聯系,往往是身 體健康的男性,性機能也強,處女膜的存在在檢驗了性功能的同時也是檢驗男性身體狀態的一道關卡。破“關”者是強者,可以留下強健的基因,不能入“關”者常常是弱者,他們也就極少有傳播自己基因的機會,也許可以這樣說,人類就是在這 樣一層膜的幫助下慢慢的走向強壯。女人因為生育后代而神圣不可替代,她們把持 了社會的主權位置,男人因為不能分娩,當然與這樣的位置無關。從生物學意義向社會學意義轉變  這種情形大約持續到新石器時代早期,人類開始豢養家畜后發現,生殖現象與男人有關,加之他們體力上的優勢使其控制了食物和家畜,并且是弱小婦孺的保護者,由此男女兩性的觀念開始改變,處女膜的生物學意義開始向社會學意義上轉化 。“貞操帶”將女性鎖住了  公元1100年至1400年,隨著男性地位在社會生活中的提高穩定,男人在把金錢上鎖的同時,還將妻子上了鎖。于是,一種叫作貞操帶的東西由此產生。  貞操帶在14世紀已經流傳于歐洲,它的原始目的可能是防范強奸,漸漸地, 更多的男人覺得這種裝置可以使他們對呆在家里的妻子更放心。據記載,貞操帶是用金屬打造成的,“穿”在女人的兩腿中間,前后包裹,只留兩個小洞供排泄用。 要打開貞操帶,需要有自己配制的鑰匙,丈夫往往是將貞操帶鎖上之后將鑰匙揣在 身上,走到哪都沒有后顧之憂了。如果說處女膜曾經是女人對男人的檢驗,那么, 貞操帶的產生就是這種檢驗權利的徹底喪失。取悅于男性的器官  從那個時候起,女性對男性的依賴性更強了,一些女性便開始以依靠男性乃至取悅男性為生,性交易也就此開始。據人類學學者考證,最初的處女膜價值的提高與當時社會性病的猖獗有很大關系。維也納在1830年到1840年,每年有六七千名婦女(絕大多數是妓女)住進當地的三家公立醫院接受淋病和梅毒的治療, 據說在1875年到1899年間,哥本哈根每三個人當中就有一人在生命的某個階段曾感染過一種性病。1914年,一位悲觀的美國專家估計,美國男子有半數以上曾得過淋病。為此,男人為保護自己開始尋找沒有性經歷的處女,處女被認為是“清潔”的象征,處女膜開始增值了。  為了取悅男性,大量的仿冒“處女”出現,其中最簡單的方法是事先在陰道內放入一塊吸附了血的海棉,在性交過程中因為受到擠壓,血液就會流出來,一些妓女還使用醋和沒藥等收縮陰道口,以此來扮演處女招攬顧客。持續到今天的遺憾  令人遺憾的是,21世紀的今天,“處女膜修補術”竟然在中國眾多媒體的廣告中悄然露面。一位在北京中日醫院工作的醫生沒有想到,“處女膜修補術”的火熱使自己的業務范圍拓寬了。這位醫生告訴筆者,這個其實是很簡單的小手術,黑市標價竟為2000元,而一位年輕女士,也竟然在5次修補后,才坦然結婚。  由此想到,近年接連有幾個拒絕“三陪”的女孩不惜跳樓保住貞潔的事情。如果從女性反抗男性欺侮,維護自身性主權的角度看,她們的行為當然值得稱許。但有些人對此提出疑問:誰能說得清楚,她們是否為了維護那座荒涼山坡上的貞潔牌坊,以免今后嫁不了人而做出的壯舉?因而“烈女”的贊譽實在是令人生疑。  由此看來,無論你承認也好,不承認也罷,今年,處女膜再造又熱的背后,仍舊離不開男權社會這個老舊的話題。 /伽瑪醫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